段 妍 张丽丽:抗战时期坚持“党是领导一切的”思想的历史考察 来 源:fudaoyuan  发布时间: 2018-07-19 10:00:36  点击次数: 0

[摘要] “党领导一切”的思想强调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使党全党在思想行动中与党中央保持一致,维护党的核心领导。 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变得更加强大,逐渐成熟。它深刻认识到坚持党的领导,重视和争取党在各方面的领导地位,体现“党领一切”的思想的重要性。 具体包括:思想上,统一全党的思想认识,确立毛泽东思想在全党的指导地位;组织,发展和加强党的队伍建设,巩固党组织的全国统一党;加强军事军事建设,保障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研究在此期间坚持“党领一切”思想的理论和实践,对于更好地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维护新时期党的中央权威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 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党正在领导一切

习近平指出:“党,政府和人民的学习,东西方,党领导一切,”[1](P20)强调要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 在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深刻认识到坚持党的领导的重要性,着重加强党在思想,组织,军事等方面的领导。 1942年,中共中央政治局进一步指出,《关于统一抗日根据地党的领导及调整各组织间关系的决定》是无产阶级组织的最高形式,“它应该领导所有其他组织,如军队,政府和群众”。同时,也提出了党的“统一”领导原则,体现了加强党的领导,维护党中央领导核心地位。不懈探索意味着坚持“党在领导一切”这一理念的丰富内涵。 在这一时期,我深刻考察了“党领导一切”的思想,总结了经验教训,更好地坚持和加强了党在新时期的全面领导,维护了党的中央权威,维护了全党。有意识地和党的中央政府在任何时候。高度一致性很重要。

1,统一党内思想认识,树立毛泽东思想在全党的指导地位

统一党内思想认识,确立毛泽东思想在全党的指导地位,是坚持“党领一切”的思想前提。 坚持“党领一切”必须先解决党的指导思想。 在抗日战争中,为了统一党领导的根据地,改善党,政府和民间的关系,教育党员干部在党,政各方面的时期,军事,纠正错误的想法,消除飓风的肮脏。 在中共六届六中全会上,毛泽东明确提出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主张,建立了对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态度;开展整风运动,进一步纠正错误思想的影响,消除党内不正之风,使全党思想化。党的前所未有的团结统一;党的七大党在全党正式确立了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地位。从此,毛泽东思想成为全党和全国人民的旗帜。

1.提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命题,统一党内的思想认识

用科学理论武装全党,统一党内思想认识,是党的思想理论建设的根本任务。 不难看出,统一党内思想认识的目的是维护和保持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党中央的领导地位。 性的全面战争爆发后,中共中央在全国叫一致抗日,并在八月的洛川会议,制定了一系列抗战路线和方针。 正如全党积极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全面抵抗战争的指导下进行游击战,党内的右翼错误随之而来。 王明为代表的右翼批评教条主义的全面抗战路线和政策,在洛川会议制定,特别是独立性和独立对统一战线和游击战争的战略地位的原则。 例如,在统一战线上,王明将民族斗争与阶级斗争混为一谈。他认为,在当前形势下,“抗日高于一切,一切服从抗日”,而且国民党和共产党“谁领导,谁统治谁”将着眼于权力。现在的问题应该是双方“共同负责,共同领导”; [2](P541)他无视战争的现实,并且教条地提出“全部通过统一战线,都服从统一战线”,甚至强调“两党的统一”。指挥,统一纪律,统一武装,统一供应,统一作战计划。“[2](P537)和国民党模糊中国共产党在统一战线上的独立和自治,在某种意义上说,削弱了党对统一战线的指挥和领导。 关于统一战线中的独立和自治问题的辩论,实质上是国民党与共产党在统一战线领导下的辩论。 王明谦辞职和妥协国民党,削弱甚至放弃党对统一战线的领导,希望抗战正义军的胜利曾使许多同志蒙羞,造成党内思想的混乱,影响党的思想。统一战线的领导,不利于正确。抗日战争路线的实施和实施。 在这方面,毛泽东等共产党人进行了坚决的斗争和整顿。

一方面,这是针对王明右翼错误的针锋相对的批评。 毛泽东明确指出,要想赢得抗日战争,必须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同时“必须保持团结一致的思想政治和组织独立”。面前。” [3](P524)正确分析了民族矛盾和阶级斗争,妥善处理了统一战线中“和谐”与“斗争”的矛盾,维护了党在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维护了党的独立领导。统一战线。它有效地打击了国民党的反共活动,巩固和扩大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发挥了重要作用。 另一方面,它注重党内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研究,提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命题。 毛泽东深刻认识到王明的右翼错误,从根本上说,他并没有真正把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抗战的现实结合起来。 在此基础上,毛泽东在中共六届六中全会上重点关注理论“学习”问题。 他说马克思主义理论是“一种普遍适用的理论”,[3](P533)通常具有指导性,不应被视为教条,而应视为行动指南。 [3](P533)积极学习分析问题以及解决问题的立场,观点和方法。 同时,他也指出,“脱离中国特色谈论马克思主义只是抽象而空洞的马克思主义”,[3](P534)委婉地批评右翼教条主义将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战争的具体现实分开。抵抗,侵犯了马克思。学说原则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不能指导中国革命取得胜利。为了正确对待马克思主义,发挥其在中国抗战中的强大实力,毛泽东进一步向全党提出“让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具体化,在每一次表演中都具有中国特色”。 [3](P534)提出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命题,澄清了对党对马克思主义内部对待的模糊认识,统一了对党内思想的认识。 这为正确对待马克思主义,巩固党在基地的领导地位提供了思想保证。

(二)开展整风运动,加强和巩固党的思想领导作用

整风运动,整体是不健康的思潮。 毛泽东认为,整顿运动是维护中央政府权威,确保全党在思想认识上与中央政府保持高度一致的重要举措。 没有指导思想的统一,就没有真正的党派领导。 在此期间,党内长期存在的“左”右翼错误思想尚未完全清算,党的作风仍然存在,阻碍了正确路线的贯彻落实。与此同时,在进入相持阶段后,日军将把主力集中在敌人的战场上。国民党的顽固分子制造了反共的摩擦,并引发了反共高潮。 内外钳的情况使得党在思想行动中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内在的统一和统一。要求党团结一致指导思想,更好地维护党中央的领导地位。 为此,党中央在全党范围内开展了整风运动。

党的干部是党和国家事业的支柱,干部思想与党的领导地位的坚持和巩固有关。 党的整顿是党的干部特别是高层领导的不正之风。 1941年5月,毛泽东在延安高级干部会议上作了报告《改造我们的学习》,深刻批评了主观主义者“没有关注研究状况,没有关注研究历史,没有关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应用”。 ,[4](P797)学习理论的弊端只是通过研究理论揭示了它违反了马克思主义与革命现实统一的原则。 毛泽东明确提出了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态度和方法,即“有针对性地研究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的目的,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与中国革命的实际运动相结合,就是解决中国革命。“理论和战略问题从中找到一个位置,找到想法,找到方法“,[4](P801)然后向全体党员和干部系统地研究周围环境的实际工作,分析中国历史来解决中国革命的实际问题,研究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要求。

1942年,整个运动开始于整个党。 毛泽东分别作了报告《整顿党的作风》《反对党八股》,澄清了整改的任务和要求,指出了全体党员加强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整顿的方向。 毛泽东详细分析了党的不健康风格。 他指出“主观主义是一种不公平的学习方式”,[4](P812)是党员及其干部思想方法和工作态度的问题,呼吁全体同志学会“运用马克思主义 - 列宁主义“。 ,观点和方法,认真研究中国的历史,研究中国的经济,政治,军事和文化,“[4](P814)具体问题的具体分析,从而得出正确的结论。 在这一政策的指导下,整顿运动得到了深入贯彻,使党员干部进一步把握了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抗日战争实践相结合的原则,形成了正确的实事求是思想路线,提升了全党在思想认识上的统一,为全党密切配合。以毛泽东为核心,以党中央为核心,加强和完善党的领导,提供必要的思想基础。 在整风的基础上,党中央系统地分析和总结了党的历史问题,并审议通过了《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高度肯定了毛泽东在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指导实践中的历史性贡献。中国革命,全党,我一致认识到毛泽东同志的正确路线。 [4](P998-999)进一步统一全党的思想认识,对于确立毛泽东思想在全党的指导地位,维护党的正确领导具有重要意义。影响。 在党的十七大上,刘少奇对毛泽东思想进行了系统而全面的总结,强调要“以毛泽东思想为指导,把我们党的一切工作”,[5](P332)确立其指导地位。在整个党。 总之,在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正确理解坚持“党在领导一切”。 毕竟,没有把党内的思想认识统一起来,澄清党的核心指导思想,不巩固党的核心领导地位,革命事业就会处于危险之中,党的地位就会动摇,一切工作都会失去作用。方向。 。

第二,发展和加强党的队伍,建立一个在组织中巩固的全国统一党

发展和加强党的队伍建设,加强党的组织建设,就是要保持“党领导一切”的政治保证。 党的组织建设是党的一切工作和战斗力的基础,直接关系到党是否能够长期治理,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水平。 因此,要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就必须加强党的组织建设。 在十年的内战中,党员人数急剧减少,党组织遭到削弱。 抗日战争时期,党通过发展党员人数,巩固和加强党组织,推动延安到全国的工作安排,建设了一个大型的国家党。它为抗战战争的最后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时也成为了未来的一方。国家执政党在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中发挥核心作用,发挥了主导作用。

1.发展党员人数,巩固和加强党的组织建设

坚持党的领导,维护党的团结,必须加强党的组织建设,巩固党组织。 党员是党的身体细胞和党的主体。 要维护党中央的权威,统一和统一领导,必须不断加强党员队伍建设,改进党员队伍建设,提高党员素质。 7月7日事件开启了全国抗日战争。在国家生存的关键时刻,建立反对日本民族统一战线,动员广大人民群众参军的历史使命落在了中国共产党的肩上。 然而,在抗日战争初期,党组织较弱。 “许多重要地区没有党组织或非常狭隘。” [6](P186)权力远远落后于其政治影响力。 为此,党中央发布了《中共中央关于大量发展党员的决议》,称:“目前党内大量十倍的发展党员已成为党的当务之急。” [6](P186)提倡党员发展作为各级党支部的规律性。应该逐步向工农,青年学生,知识分子,官兵等开放,抓住封闭主义倾向的重要工作,吸收他们加入党内。 在该决议的指导下,党组织和党员的数量迅速增加。 “在1938年底,共产党成员人数从全国抵抗战争中的4万多人增加到超过50万人。” [7](P508)扩大了党组织。 。但是,这类突击型发展党员也强调了一些问题。一些投机者和间谍混入党内,影响了党的无产阶级先锋队的性质和党组织的巩固和发展。

针对这种情况,1939年颁布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关于巩固党的决定》将“收集,收紧,严格和巩固党的组织工作,作为未来一段时间的中心任务”,[8](P580)并明确提出具体的合并方法。 它主要包括:第一,消除党内的异议人士。 鉴于一些地方追求群众并匆忙发展党员,有些地方甚至加入党或加入党,没有经过个别审查。中央组织部强调,要“详细审查党员,清理党”。外国人元素(地主,富农,商人),投机者,敌人的调查和罚款,[8](P580)清理和巩固各级党组织,以确保党的思想组织和可靠性,捍卫党组织。 二是加强党内学习教育。 要提高广大党员干部的思想理论水平,纠正各种“左”右翼错误观念,维护党内思想共识,是巩固党的中心环节。 陈云提出“学习是共产党员的责任”,[9](P807)要求广大党员及其干部认真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并针对不同环境和不同群体提出不同的学习方法。人们,旨在用无产阶级的思想改造部分。党员干部思想中仍然存在的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思想使他们真正掌握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统一了党内思想。 最后,加强党的纪律教育。 学科教育是严格治党的综合性政策,是坚持党的集中统一领导,维护党中央权威的重要保证。 鉴于反抗战的复杂性和残酷性,以及战争期间刚刚加入党组织的大批新党员缺乏对党纪的严格遵守,陈云指出严格遵守党的观点。纪律是坚持党的领导,争取抗战胜利的重要条件。纪律是各级党员和党的最高责任。 [9](P196)要求党员及其领导干部严格遵守党纪纪律,坚持“个人服从组织,少数服从多数,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组织原则“[9](P196)不是专业化的,它利用纪律严格限制大多数党员的行为,维护党组织的团结统一,支持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并反对各种投降和分裂的倾向。正是按照“发展,巩固,重建,重新巩固”这一原则,各地党组织不仅保存和继续发展,而且在奠定党的执政地位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党的组织工作从延安转移到全国,开创了建设全国大党的新局面。

组织工作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主阵地。党组织是党的生命力,凝聚力,战斗力和创造力的不竭动力。 组织工作的发展是坚持“党是领导一切”的核心内容。 只有坚持党的领导,才能实现党的组织工作的历史性突破。 红军到达陕北后,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党员人数大幅减少,党只能在有限的地区开展活动。 在全面抗战爆发后,洛川会议明确指出,打赢抗战的关键是实施全国抗战,并进一步提出党的任务是组织和动员群众加入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我已经成为全国抵抗战争的核心。“ [10](P474)同年10月,毛泽东在《目前抗战形势与党的任务报告提纲》中指出,对当前党组织中党员对日本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认识不足,渗透群众的力量不足,动员群众,缺乏干部等问题。党组织的力量远远落后于其政治影响力。为此,他提出党应该“建立从苏联和红军到中国全党的党”和“在中国建立强大的共产党”。 [10](P656)倡导者我们将在各地建立领导机关,建立党报和分销网络,利用一切机会和活动“下山”,以获得党在国内的开放地位。 1938年10月,张闻天作了报告《关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与党的组织问题》。他提出“组织任务,服从政治任务”。 [6](P665)明确指出,当前党组织工作的总路线是:组织和动员人民群众,加强国共两党的合作。巩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巩固和扩大党,使其成为一个民族党,群众,布尔什维克,以及在抗战中起重大甚至决定性作用的党。” [6](P666)争取战争的最终胜利。组织工作的任务和路线的方式为党创造性地开展创造性工作指明了方向。

把党的组织工作推向全国,建设全国大党,是提高党的领导能力,坚持“党领一切”的重要条件。 只有建设全国大党,领导人民赢得革命胜利,才能赢得人民的支持和支持,领导人民争取革命胜利的党才能发展成为一个长期的党。在国家政权的控制下,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的治理。中国在各方的全面领导和协调中发挥着核心作用。 当时的中央组织部部长陈云深刻认识到建设国家党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在1939年4月19日的中央秘书处会议上,他指出建立全国大党的条件已经到位,强调中央组织部门必须大胆管理,不仅在陕西延安,陕西 - 甘肃 - 宁夏边境地区,还要进一步扩大范围,走向全国,并组织工作到国家和敌方地区。 此后,他根据各地党组织的工作制定了相应的组织工作政策和政策,为建设民族党提供了条件。 主要表现如下:一是在国民党区组织工作。 陈云指出,国民党地区的党组织是中国共产党的重要组成部分。鄙视国民党地区的党组织工作是不对的,这不利于抗日战争的持续和胜利。 他深刻领会了国民党地区党组织面临的形势,指出该地区的党组织是一个秘密组织,必须实行“技术隐蔽”和“党外小党”的政策[9] ](P229),这不仅是一个严格的政党。内部有能力的党组织,提高党员素质,积极开展党外工作,与群众密切联系。同时,它还指出有必要处理秘密工作和开放工作关系,实施“长期伏击,积累力量,等待机会”。 “[9](P236)实现国民党地区党组织任务的政策:反对国民党的反动统治,积极争取国民党革命力量,巩固和扩大国民党国家统一战线。 第二,组织沦陷区的工作。 沦陷区的党组织工作与国民党地区的党组织工作基本相同。但是,敌占区比国民党地区面临更大的危险,党在该地区组织工作的经验很少。因此,该地区党员的素质要求较高。保密性更严格。除了贯彻“熟练隐藏”,“长期伏击,积累力量,等待机会”的原则[9](P236),陈云还创造性地提出了“领导机关放在外面”的新政策。在敌人占领区。领导机关位于沦陷区以外,沦陷区内的党组织从外界指挥,确保领导机关的安全,避免领导机关被摧毁的局面和整个党组织降级了 正是这些原则和政策适应了不同地区的具体情况,调动了各地党组织的积极性,有效地促进了党员和党组织的快速发展。到1945年,党组织遍布全国,党员人数增加到121万。 这一伟大成就的实现,是党的领导集体对党组织工作判断的判断,是对党的组织工作的一种理解。 在党的指挥和指导下,党的组织工作逐步扩大,在争取抗战最终胜利的斗争中发挥了主导作用,最终发展成为国家执政党,成为党的强有力的领导核心。社会主义现代化。

三是加强党的军队建设,维护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

加强党的军队建设,维护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是坚持“党领一切”的关键。 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我们党和国家的独特政治优势。 历史证明,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克服一切困难和障碍的法宝,是赢得革命事业的坚强支柱。 在抗日战争期间,党内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权受到了党内外的严峻挑战。 党在统一战线上坚持独立自主原则和“党指挥枪”,加强了党的军队建设,确保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为抗战胜利奠定了军事基础。

(一)坚持党对人民军队领导的独立自主原则

独立是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中正确处理国共关系的根本原则。这一原则的实质是维护党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的领导地位,包括对军队的领导。 在抗日战争期间,党对军队的领导面临着内外的挑战。一方面,在红军改编之际,国民党顽固分子与共产党竞争领导人民军;另一方面,王明所代表的右翼教条主义试图放弃人民军队的领导。 党始终坚持统一战线的独立自主原则,牢牢把握八路军和新四军的绝对领导。 首先,建议保证党对人民军队的单一领导。 面对蒋介石企图消灭共产党及其领导军队,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共产党人在红军改编后断然拒绝军事指挥和人员安排。 当毛泽东警告全党时,他必须认识到持“枪支”的重要性,不能“在军事力量问题上产生婴儿病”。 [3](P546)否则,它将重复历史错误并使革命最终失败。 关于如何解决军事力量问题,彭德怀提出了“保护共产党的单一领导”的思想[11](P4),认为“保护党的单一领导”是中央问题。红军的改编,并提出增加军队中的工农数量。比例,保证其在军队中的绝对优势地位;继承政治工作的传统,加强军队的政治工作和其他保护党的单一领导的措施,要求所有红军和所有游击队员接受改编,不得对党的绝对领导。任何原则都会动摇。 红军重组为国民革命军后,仍然由共产党领导,是共产党的独立领导。这是人民军必须坚持的政治底线。 第二,坚持统一战线中党的独立自主原则。 洛川会议确立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党的独立自主原则,在军队中开展了独立独立的山地游击战。 同年,王明在“十二大”上批评洛川会议所强调的独立民主和民生都是错误的。他们反对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决原则,主张“外国抵抗日本是最重要的,都服从抗日战争”。 [2](P558)强调“我们必须支持统一指挥,八路军必须统一由江都司令”,无条件地重新安置国民党,甚至要求全国抗日力量“统一指挥”,“统一准备“,”统一武装“和”统一纪律“统一处理,”统一作战计划“和”统一作战行动“[6](P172)等,实际上削弱甚至放弃了党的绝对领导人民的军队。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党中央,坚决反对王明的右翼教条主义。 在中共中央第六届六中全会《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问题》报道中,毛泽东批评了“通过统一战线”的错误口号,并指出:“国民党的政策是限制我们的发展我们提出了这个口号,但我们自己手脚都被束缚了,根本不应该。 “[3](P540)正确的政策是党坚持民族斗争与阶级斗争的统一,坚持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原则,始终保持无产阶级在统一战线中的领导。 抗日战争时期,党始终坚持人民军队的独立领导,维护党在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权。在不影响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情况下,党动员群众,建立了抗日根据地,发动了独立的山地游击战,巩固了党对人民军队的领导,也加强了人民军队领导的人民革命力量。派对。

(二)提出“党指挥枪”原则,杜绝军队干部走向党内独立的不良倾向。

“党指挥枪”是人民军队的基础和强军的灵魂。 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人民军队的生命线。 没有党的领导,人民军队将失去进步的目标,偏离正确的轨道,甚至走向邪恶的道路。 抗日战争期间,由于后敌分散行动的长期游击环境,军队干部特别是独立工作领导人具有高度的独立自主权。 红军重组后,一些军队干部有一种思想倾向,认为军队比党更大,不尊重党,独立于党。 具体而言,一些干部认为军队是个人的力量,违背了上级的命令。有些个人甚至“不愿意严格接受共产党的领导,发展个人英雄主义,并受到国民党的尊敬。”荣耀)等等。 [3](P392-393)针对这种独立,不愿接受党的领导的严重倾向,党中央严厉批评“反对军阀主义的思想斗争必须在军队中进行,为了防止这种情况。“ “十二”(P13)毛泽东在中共六届六中全会上强调:“共产党员不争取个别军事力量(无论如何,他们绝不能再学习张国藩)但他们必须为党的军事力量而战。人民的军事力量。它现在是一场全国性的抵抗战争,也是国家的军事力量。 “[3](P546)在此基础上,毛泽东进一步指出:”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决不允许枪指挥党。“ [3](P547)“党指挥枪”原则丰富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的思想内涵。

为了更好地贯彻“党指挥枪”的原则,首先要完善和加强军队党组织建设。 军队党组织建设是加强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重要组织基础,是党领导军事领域一贯观念的具体体现。 军队党组织在军队建设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有利于确保军队始终处于党的强有力领导之下,确保人民军队始终忠于党,忠于人民。 任弼时把党组织视为“部队一切生命决定的中坚力量”和“一切政治工作的支持和依赖”,[13](P303)并高度重视。 加强军队党组织建设,是党组织与行政体制关系合理化的第一步。 在《党是军队的绝对领导者》中,朱德指出:“行政体制必须遵守和执行党的路线,服从党的决议,完成党的任务,使党发声,使党发挥中心作用。 “党的路线,党的决议必须通过行政制度来实施,”[14](P410)纠正了带领党的军队或用党的工作取代行政工作的错误倾向。 第二,加强部队的政治工作。 军队的政治工作是革命军队的生命线,是实现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重要保证。 在抗日战争初期,为了适应国共与共产党的合作,军队中的政委制度一度被废除,单一制度实施,政治主任部门成立为陆军总司令的主要助手。 这一变化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和军事革命政治工作的发展。 1937年10月,在朱德,任弼时和彭德怀的建议下,中共中央批准恢复各级政委和政治机关,军队的政治工作一直是大大改善了。 谭正增在《关于军队政治工作问题》报告中总结了军队成立以来的政治工作经历:“抗日战争初期,暂时迁入国民党取消政委制度,降低政治工作的地位。后来,它得到了纠正,政治委员会制度得以恢复,政治工作的地位得到了改善。这是真的。 “[15](P458)只有做好政治工作,我们才能确保党的思想和意志在军队中实施,人民军队才能听取党的话语,关注党。这是一个党坚持党的领导的重要体现。 此外,开展各种政治运动。 抗日战争时期,中央军委和总政治部先后开展了军队运动,军队整治运动,政治支持和人民运动,尊重八路军和新军的士兵。军队政治工作的第四军大大改变了。它在巩固党对军队的领导地位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总之,加强军队党组织建设和军队政治建设,确保了“党指挥枪”原则的贯彻落实,使军队领导干部自觉地把军队置于绝对领导之下。党的,彻底根除党的独立。危险的倾向。 这是军队中“党领导一切”思想的具体应用和实际实施。

参考文献:

[1]习近平。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在新时期赢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的决定性胜利.——中共十九大报告[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年。

[2]王明演讲选集[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2年。

[3]“毛泽东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4]“毛泽东选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5]刘少奇作品选集[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1。

[6]建党以来的重要文献选集(1921-1949),第15卷[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

[7]中国共产党的历史(1921-1949),第1卷(下)[M]。北京:共产党历史出版社,2011年。

[8]党的建党以来的重要文献选集(1921-1949),第16卷[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

[9]陈允文,Vol。 1 [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

[10]建党以来的重要文献选集(1921-1949),第14卷[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

[11]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工作精选史料,第4卷[M]。北京:人民解放军出版社,2004年。

[12]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工作精选史料,第7卷[M]。北京:人民解放军出版社,2004年。

[13]中共中央选集,第10卷[M]。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5。

[14]朱德军事选集[M]。北京:人民解放军出版社,1997年。

[15]中共中央选集,第12卷[M]。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6。

TR